5357cc拉斯维加斯

校友之家

辽大故事

当前位置: 5357cc拉斯维加斯 > 校友之家 > 辽大故事 > 正文

宋海英(1981级):我的化学系,我的魔法楼

发布时间:2019-10-31  浏览次数:

多年以前,在我居住的那个小县城,辽宁大学名头很响。可能由于辽宁大学的前身之一是沈阳师范学院的缘故,大家都说说,从辽宁大学毕业会分配当老师。当老师好呀,一年有两个假期,还风吹不到雨淋不着,况且在辽宁大学上学花费不大。于是考上辽宁大学成为我高中两年苦读的动力,希翼像人们说的那样,将来从辽宁大学毕业,体面地当个老师。

我之所以选择化学专业,主要是受到金老师的影响。金老师是我高中化学课任课教师,他的语文功底也非常了得,教授元素周期表时他会加些联想和比喻,在解化学反应方程式时会脱口而出神采飞扬的诗句。在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坚定地把第一志愿填为辽宁大学化学系。1981年,我如愿进入了辽宁大学,梦想触摸现实。

辽宁大学的校园,一切都令人新奇。秋季运动会,化学系有几个项目夺得冠军,新生凶猛;冬天,学校浇筑了据说是东北高校最大的溜冰场,第一次穿上冰鞋的大家笨拙如企鹅;夏天,篮球馆里举办的全省大学生篮球赛,挥洒着青春气息。

五月,丁香花绽放,花瓣秀美,花香清幽,而在这幽香的后面,就是我的化学系,我的霍尔沃兹魔法楼。

难掰扯的分子轨道理论,抽象烧脑,有同学说晚上做梦都梦见电子对在拔河比赛;魔法实验室里,杨老师引导大家用脂肪提取器提取茶叶中的咖啡因,酒精液泡着褐色的茶,液面忽高忽低,临近下课,能收集到白色的粉末。“不许私留,都交上来”,杨老师严厉地说,吓得动了小心思的几个男生赶紧断了念头。杨老师,您有分身钻到他们肚子里吗?六棱体的盐结晶,在恒温的透明玻璃瓮中慢慢长,开始是一个米粒,每天长大一点,过了一段时间,它就像一个大宝石,晶莹透亮;染料中间体合成,要不要不那么怪异,难闻的臭味怎么也摆脱不掉,原本爱美的公主女同学,都蜕变臭豆腐西施……

奇迹是大家干出来的,奇葩的事也是大家做出来的。谁把盛在煤油里的金属钠颗粒抖落到水池里,引燃水池边的抹布?谁在知道醛的防腐性后,把绿豆虫泡进了实验室的广口瓶?人家拿高氯酸溶解矿渣是提取重金属,那个把苍蝇扔到高氯酸里的是想研究啥?不是毁尸灭迹吧。

还有,和我合作一组实验,到饭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一起把实验装置归位的同学,你跑哪去了?好多年没有你的消息,我要和你说,开饭点你饿我也饿呀。

丁香丛开了一春又一春,伴着芬芳,大家从青涩走向成长。有的收获个头,入学时的小皮球长高多半个头;有的收获爱情,班里有几对情侣有情人终成眷属,虽有男生说大家班女生配不上大家班男生,可是有句话不是说嘛,再利害的孙悟空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更多的,大家收获亲情,从刚入学时的陌生与戒备,大家变得团结和互助,亲如兄弟姐妹。

牢记“明德精学,笃行致强”,大家实践着辽宁大学化学系教给大家的逻辑能力与动手能力,无论大家从事的社会活动是否与化学有关,大家的科学与探索的态度不变。

不忘初心,大家与化学系一起前行。六十岁生日快乐,大家的霍尔沃兹!

(编者注:宋海英,辽宁大学化学系1981级本科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