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7cc拉斯维加斯

校友之家

辽大故事

当前位置: 5357cc拉斯维加斯 > 校友之家 > 辽大故事 > 正文

臧树良:那个时候的辽大化学系

发布时间:2019-10-30  浏览次数:

1972年春天,作为第一批工农兵学员,我走进了辽宁大学化学系。那时候的化学系建系不过十几年,还是一个充满无限幻想,敢想敢干的青葱少年。我的报到通知书上标明录取专业为稀有元素化学,属于绝密专业。且不讲“稀有元素”有多么的高大上,就是“绝密”两个字也有足够的吸引力。在当时能够进入涉密领域的都是所谓“政治可靠”之人,至少也是“历史清白”者,等于涂了一层保护色。因此全班36名同学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好像自己也成了稀有物种。可入学后不久,学校决定将稀有元素化学专业调整为无机化学专业。信息一经公布,同学中立即炸开了锅,纷纷向老师、各级领导反映意见,表达强烈不满。老师们自然站在大家这一边,因为办稀有元素化学专业就是他们论证提出的,他们也不愿改回去。为此学校专门安排大家班搞了一周的端正专业思想教育活动,校系领导、工军宣队轮番做大家的工作,中心意思就是稀有元素专业面太窄,不利于将来发展云云。现在想来,如果那时候化学系把无机化学专业的方向就集中于稀有元素化学一点而深入下去,坚持下来,也可能会成为学科发展一个有竞争力的特色优势,后来的“211工程”建设可能会产生更多更大的成果。

入学以后,大家有半年时间补习学问课。原因一是工农兵学员来自生产边防第一线,学业荒废已久;再则学员学历从初一到高三,基础参差不齐,半年的填平补齐使大家能在同一起跑线上进入专业课学习。当时辽宁大学刚刚从高山子农场搬迁回来,宽敞的校园、充足的教学资源和2000多教职员工全部服务于大家这一届仅有的500多名大学生,师生比为4:1,倒挂!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特现象。由于多年没有评定职称,那时的化学系仅有一名副教授,就是后来成为化学系主任的曲绎臣老师,和几名与白发苍苍的温春融老师年龄相仿的老讲师,其余的全部是助教甚至没有职称。给大家上基础课的教师都是在各专业中优中选优、一顶一的高手,平时一个个低眉顺目,像刚从自家菜园子中走出来的老农民。可他们一走上讲台立即像换了新电池似的,才华横溢、神采飞扬,广征博引、滔滔不绝,令人神往陶醉。课堂上的大家个个聚精会神,生怕遗漏,更不要说溜号和翘课了。尽管如此一些老师还觉意犹未尽、继续挖潜,他们搬进了学生宿舍,以方便给大家随时辅导,答疑解惑。上无机化学课的王肇基老师、吕云阳老师不仅与大家住在一起,早晨起来还同大家一起出早操。那时吕老师的孩子还不大,夫人在校医院工作经常要值夜班,可他依然坚持与大家学生“三同”。无机化学课是半年后才给大家开设的专业课程, 可吕老师、王老师提前半年就几次在学生中试讲、争求意见,每次都选择不同年龄,不同学历基础,不同性别的若干人,讲完课后详细了解不同学生理解掌握的情况,加以调整,形成教案与教材。如此精心、用心的工作程序,吕老师同样用于后来参与的全国统编教材《无机化学》编写中。这是吕老师投入巨大精力参与主导、国内无机化学领域名校名家主编、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文革”后最早的一批全国统编教材,在国内许多高校使用,很受欢迎,影响很大,一时洛阳纸贵。

说起统编教材,早在大家入校之前化学系的刘祁涛、梁春馀、初明晨等几位老师就已与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黑龙江大学组成东北三省四校的《物理化学》统编教材编写组。大家入学时每人拿到上下两册、十六开油印版本的教材初稿,粉色的封面,每册都有一块砖头厚,也很重。那时候大家作学生的为有这样一批能与吉林大学等名校的牛人们称兄道弟,平起平坐在一起编教材的老师们深感自豪,为大家能与名校使用同样教材而间接成为名校名师的“挂单弟子”而兴奋不已。有的同学上图书馆阅览室,甚至上食堂吃饭都随身带着这两块“板砖”,故意把他们放在显眼之处卖弄炫耀,并时刻准备接受外系同学的问询……实际上大家上物理化学课是一年以后的事情,而且那时候这本教材已正式出版。新书很精致,块头、厚度都今非昔比,但他在大家心中的份量丝毫未减少。

除与名校合作编教材搞好课堂教学,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外,那时候化学系的应用基础研究成果转化工作也十分活跃,十分抢眼。如有机专业的染料中间体,无机专业的稀土、硫酸镍,以及后来的分析专业的氧化亚氮等一批科技含量较高的产品研发及小规模生产都取得重要进展,一些产品已推向市场,填补空缺满足急需,在省内外高校、研究机构及相关企业有较高知名度及影响力。有意思的是当年的研发工作在系内全面开花,覆盖了绝大部分专业。化学系内外曾流传一句戏言:“无机不下蛋,有机不下蛋,分析下了个氮!”指的是分析化学专业研发出氧化亚氮产品,清华、北京钢院、北京有色金属研究院、太钢、鞍钢等单位把特种钢瓶预先发运给大家,排队等着大家的产品。作为以基础理论研究为主的化学系能够取得如此丰富的应用研发成果,并将成果成功转化推向社会,同时扶植了一些企业实属不易。辽大化学系40多年前在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方面的成功探索以及取得的骄人成绩,其中的一些做法与经验时至今日仍有很强的引导价值与借鉴意义。

大家入学时无机专业的宋玉林老师正在沈阳冶炼厂参加硫酸工程会战。在铜冶炼产生的二氧化硫回收处理生产硫酸过程中,宋老师从烟道灰中进一步提取稀散金属铟取得成功。此成果不仅获得国家级的奖项,而且为化学系的学科建设确立了一个重要的方向。稀散元素与功能材料研究在辽宁大学“211工程”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它是理工科唯一的学科建设项目,通过立项整合了校内物理、电子、生物、环境等学科相关研究方向,促进了学科间的交融合作,产出一批高水平成果,取得了可喜成绩。当年,宋老师把这个研究方向托付给我时,我曾犹豫好久、再三推辞。因为当宋老师领我走进他的学术圈子时,我已领略了他的成就、地位、威望,从内心深处产生压力,接他的班我深恐难以达到他那样的高度。宋老师是文革前公派留学苏联白俄罗斯明斯克大学多年的“海归”,属阳春白雪、凤毛麟角,令人崇拜和仰视。当年化学系还有一位从苏联莫斯科大学化学系留学归来、高分子专业的王翠珠老师,个子不高,大大的眼睛,唱歌很好听。后来大家前后楼住邻居,她丈夫—沈阳建筑大学的林老师,人很豪爽,嗓门很大,爽朗放肆的笑声常常在楼间回荡。而王老师总是那么轻手轻脚,一切都是那么慢慢地、静静地……1987年我和王老师同时被学校推荐出国留学,她去苏联,我去西德,行前要参加并通过国家外语水平考试。我俩考的俄语(RPT)、德语(GPT)由于都是小语种,考生少,所以在大连外语学院考试时分到了一个考场。两小时的答题时间,一小时刚过我还没有答完一半,坐着前面的王老师拿起答完的卷子,站起来回头向我一笑,静静地走出考场。考试结果公布,满分160分的考试王老师得了154分,接近满分的成绩甚至在教育部出国留学服务中心产生误会,以为她是俄语专业的教师。

那时候的化学系藏龙卧虎,实力雄厚,但表面上却是风平浪静,闲庭信步。老老少少,从上到下一贯的低调、不张扬,一贯的质朴、不浮躁,一贯的内敛、不虚名,十年无声,一鸣惊人。化学系第一代开拓者们的为人行世、道德文章在大家面前矗立起一座永远的丰碑,为大家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毕生追求的高度。

那时候化学系的老师们风华正茂,多在而立之年,而且都追求修炼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完美人格。做知识静如处子,闲暇时动如脱兔,个个热情奔放、高调霸气,唱念做打、文体全能,表现出良好的个人素质。当年辽宁大学一年一度的运动会相当于化学系秀肌肉的主场,每年化学系代表队都是以高出第二名100多分的比赛总分优势,毫无悬念的把对手远远甩在后边,捧得桂冠。那是辽大化学系团结和谐,生机盎然,活力四射,实力强大的辉煌时代!老师中人才济济,教学科研上都是行家里手,中坚骨干,体育赛场上各个身怀绝技,技高一筹:刘祁涛老师的跳远、跳高、短跑,陈新老师的百米、跨栏,宋魁元老师的400米中长跑,还有他们与吕殿贞、李宏图、刘尚长、刘国范、钮少冲等老师组成 4X100米、4X400米男子接力等等,许多项目占据辽宁大学纪录多年无人突破。王上田、平学贞、罗宏俊等老师组成的女队不让须眉在运动会赛场上不断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热浪。特别是闭幕式前的接力决赛,化学系的宋魁元老师与他的“宿敌”外语系的左志成老师必有一博,“宋左”捉对厮杀已成为传统的压轴大戏保留剧目,全场几千人站立起来为他们欢呼呐喊,酣畅淋漓。那是辽宁大学的狂欢节日!

我深情地怀念那个时候的辽大化学系,尽管并不完美,但她是我心中的理想国!

 

(编者注:臧树良,教授,博士,1975年毕业于辽宁大学化学系无机化学专业,是沈阳市人民政府科技顾问,辽宁省人民政府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委员。曾兼任辽宁省化学会理事长、辽宁省科协副主席、辽宁省归国博士联合会副会长、辽宁省分析测试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化学会理事、中国化学教育委员会委员、国家教育部化学化工学科教学引导委员会委员、基础化学教学引导分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理事、沈阳市冬泳协会主席、辽宁大学稀散元素研究所所长、兼任华东师范大学化学系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等职。曾任辽宁大学副校长、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党委书记。臧树良教授在国内外重要学术刊物发表论文80余篇,其中50余篇收录于SCI、EI。出版《分析样品制备技术》等专著3部。主持、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5项、国际合作交流项目3项、省部级项目10余项,稀散元素汽车尾气催化剂等技术成果获国家发明专利6项。曾获辽宁省政府科技进步奖3项。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国家及辽宁省百千万人才工程百人层次、辽宁省优秀专家、沈阳市优秀专家等。本文系臧树良教授2018年4月应约为纪念辽宁大学化学系建系60年撰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